墙上涂鸦

子虚乌有

今天下午(2023-10-29 14:27:36)偷闲,在后院墙上涂了个鸦。

涂鸦过程记录

先喷了一只苦力怕的头(这个念头有好久了),还真是丑,配色也拯救不了的那种丑。
又在旁边喷了我的专属签名:用甲骨文的“水”与“羊”字来组成我名儿里面的“洋”字。
一只苦力怕

涂完后,才思枯竭。便上网搜索一番找找灵感,发现中文的涂鸦比较少,那么咱家便喷个汉字玩玩。也没多想,“子虚乌有”这个词就直接跃入脑海,就你了!

打底稿

先是把“子虚乌有”四个字用粉笔写在墙上,然后一步步修改,连笔、笔划加粗、细节夸张化…最后费了一根半粉笔,改了七八次,描了这么一张草稿:

主色

我喜欢蓝色,所以用蓝色做主色调。正式喷涂(作孽)过程中,有一些问题:一是油漆味道太大,戴了两层口罩简直一点用都没有,二是喷漆太难按、粗细不能控制,喷两笔就手酸,三是水泥墙上总流漆。所以下次要:DIY喷头、戴十层口罩、练单手捏核桃。
宝石蓝
手好酸!

描边

阴影不好整,用黑色描个边算了。
流漆真讨厌

签名

描边后,再把误喷的地方、小细节修复修复。对了,最后再涂一个签名!当当当当~喷完了!
“子虚乌有”

油漆+
来,狗子,你闻闻是不是扑鼻而来的艺术气息

庞然大物

'"庞然大物"11-4

忐忑

"忐忑"11-4

山日

这是两年前模仿一些壁纸形成的风格
“山日”10-20

下水口猫

“下水口猫”11-20

林梦

“林梦”11-20

二人捧心(模仿)

11-24下午修车子。那工作了六七年、补了七八次的后轮内胎终于是要退休了。拆快拆,卸后轮,撬外胎,除旧,换新…折腾后发觉竟如此简单,快拆太方便了。又把磨的不行不行的后刹来令片给换上,简直完美。现在翻新计划就差:座椅、变速线、前轮轮毂的问题了。
整妥当后,刷了刷前叉减震,那下面的润滑油漏了,脏的不行,在减震晾干之际,坏心思来了😼。

车子是红黑配色,唯独减震是白色,在下面沾上油污后,太难看,于是便取来喷漆,把它下半段给喷红了(我觉得喷一半留一半,有了缺陷更好看点)。喷漆颜色太正了,顿时让我想起来下面的一幅画,正好也是个空,便取来粉笔,在大门口的墙上画了起来。效果还不错,如果多模仿几次上墙,效果可能更好。
喷喷喷

“二人捧心”(模仿)11-24

纸上谈鸦

翻《文心》时候看到一个观点:创作后于习作,只有经过充分练习后才能形成风格。这句话很受用,所以我就潜心练习了一些作品,试图建立自己的风格:

忐忑

中心忐忑,悔至如烧。11-7

心驰神往

碧霄,心驰神往。11-8

求索

吾将上下而求索!11-7

自由全面发展

现代化的最终目标是实现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11-9~11-10

成全每一天

成全每一天,也让每一天成全你。11-12

自在之物

怠惰因循,不能自强。

祛魅

In the modern age we are witnessing the disenchantment(祛魅) of the world with the rise of science and the declining influence of religion.

破釜沉舟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理论学习

The public has a right to art.The public needs art, and it is the responsibility of a ‘self-proclaimed’ artist to realise the public needs art, and not to make bourgeois art for the few and ignore the masses.
I am interested in making art to be experienced and explored by as many individual as possible with as many different indiidual ideas about the given piece with no final meaning attached.The viewer creates the reality, the meaning, the conception of the piece. I am merely a middleman trying to bring ideas together.
——Keith Haring Journal entry, 14 October 1978

插图选自书籍*Street Art *[1]

在台阶上画

轻松小鸟
道路标线->插座

因地制宜利用楼梯(混合现实)

其他试验

  • 个人风格尝试目的要混合以下诸多元素:
  1. 使用五笔输入法的字根作为基本“块”
  2. 混合欧楷浓重的气度、张草的飘逸、右军行书笔画的收尾
  3. 西方80S风格的摇摆

这个风格试验,目的在于突破传统书法(尤其是楷、行)的桎梏,实现人的表达自由。妈的,我看到吼书了,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又被拘束了,真是的,绝对不看了


  1. Street Art | Duccio Dogheria | download on Z-Library ↩︎